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

您當前的位置:廣西新聞網 > 首頁欄目 > 區域 > 正文

繼父與女兒為繼承房產對簿公堂

錄像中只見到一名遺囑見證人

繼父與女兒為繼承房產對簿公堂

廣西新聞網-南國今報記者鐘華

近日,柳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一起遺產繼承糾紛作出二審判決,確認了被繼承人留下的一棟房屋由其4個女兒共同繼承。在案件的審理中,一份錄像遺囑是否有效,成了爭議的焦點。這份遺囑的兩名見證人,只有一人出現在了錄像畫面中。

1

繼父告女兒要分拆遷款

引起爭議的房產,是位于柳州市柳北區某村的一棟樓房,登記在女子吳淑芬的名下。吳淑芬先后有過3次婚姻,趙麗、趙燕、孫梅、孫妍是吳淑芬分別與前兩任丈夫生育的4個女兒。1980年,吳淑芬的第二任丈夫去世。1997年她又嫁給了男子岳毅,婚后沒有再生育子女。

2015年5月27日,吳淑芬去世。2016年10月,因城中村改造項目的建設需要,吳淑芬名下的樓房被拆遷,吳淑芬的女兒孫妍先后領取了拆遷補償款4.1萬余元和過渡費約5.8萬元。

2018年10月,岳毅向法院提起訴訟,主張登記在吳淑芬名下的樓房為夫妻共同財產,他不僅有權獲得該房屋一半的拆遷補償,還要與趙麗、趙燕、孫梅、孫妍一起繼承吳淑芬的那部分房屋份額。岳毅了解到房屋拆遷補償的總價值約131萬元,他請求法院判令4名繼女支付給他78.6萬余元。

4名被告辯稱,涉案房屋是母親吳淑芬的個人婚前財產,岳毅沒有任何份額。對于該房屋的繼承問題該如何處理,吳淑芬生前立有錄音錄像遺囑,應按她在遺囑中的意思表示辦。

2

一審法院認為遺囑無效

4名被告向法庭提交了律師事務所出具的《遺囑見證書》《談話筆錄》及錄音錄像遺囑光碟,以證明吳淑芬生前立了遺囑,并請律師對立遺囑的過程進行了見證。吳淑芬在錄像遺囑中表示,將涉案房屋平均分給4個女兒,岳毅不能繼承該房屋。

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岳毅主張他對訴爭的房屋享有共有權,但他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該主張,法院不予采信。繼承法規定的5種遺囑形式中并沒有錄像遺囑的形式,但錄像遺囑可參照5種遺囑中錄音遺囑的相關標準。我國繼承法規定,以錄音形式立的遺囑,應當有兩名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本案4名被告所提交的《遺囑見證書》上雖有鄭先生和朱先生這兩名律師的簽名,但錄像遺囑的視頻中,始終只能見到鄭先生,未出現朱先生的身影。

視頻的整個過程均為鄭先生與吳淑芬之間的對話,吳淑芬并未親自敘述遺囑的全部內容。談話筆錄只是見證了雙方談話的過程,而非立遺囑的過程。故4名被告提供的鄭先生與吳淑芬之間的談話視頻并不能認定為錄像遺囑,也不是口頭遺囑。

一審法院判決,吳淑芬名下的這棟房屋拆遷所取得的補償款和過渡費由岳毅、趙麗、趙燕、孫梅、孫妍各繼承1/5的份額,孫妍須支付給岳毅1.9萬余元。關于岳毅要求繼承其他補償款以及安置房折價款的主張,由于安置房的權屬尚不清晰明確,岳毅也未能提供其他補償款的領取情況,故法院不予支持,岳毅可在相應補償款金額及安置房的權屬明確后另行主張權利。

3

二審改判錄像遺囑有效 

一審宣判后,趙麗、趙燕、孫梅、孫妍不服判決,委托廣西旺國律師事務所律師劉莉作為代理人,向柳州中院提起上訴。二審期間,雙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證據。

柳州中院審理后認為,雙方當事人對涉案房屋為吳淑芬的個人財產均未提出上訴意見,二審法院予以確認。4名上訴人提交的錄像遺囑,有律師鄭先生與吳淑芬的對話,錄像開始前鄭先生向吳淑芬介紹了另一在場人朱先生。在視頻過程中也能聽到一男聲說的“念、念,還是念一遍吧”等聲音,視頻開始時能看出系由一人手持攝像機對吳淑芬身邊的環境和人物進行拍攝,再結合兩名律師與吳淑芬所做的談話筆錄,以及兩名律師出具的遺囑見證書,并且見證人朱先生在一審審理中還出庭接受了法庭的質詢,足以認定朱先生是涉案的錄像遺囑匯總的遺囑見證人,并在場見證了立遺囑的整個過程,即可以確定吳淑芬在通過錄音錄像表達遺囑內容的時候,確有兩名見證人在場。

從錄像遺囑中可以看出,立遺囑人吳淑芬當時神志清醒,情緒穩定,通過與鄭先生的談話表達了訂立遺囑的意思,遺囑繼承的主體及標的物均指向明確。柳州中院認定吳淑芬的錄像遺囑真實有效,判決該案中訴爭的房屋由趙麗、趙燕、孫梅、孫妍4人共同繼承。由此,該房屋產生的拆遷補償款、過渡費等費用也由4名上訴人按照份額予以分配。

(文中案件當事人均為化名)

相關文章

高清圖集推薦

新聞排行

足彩网